庫布里克:把攝影機放到我告訴你的地方,否則走人別回來了

2019-10-08 11:49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字號
原創: 陳思 YT新媒體
“把攝影機放到我告訴你的地方,否則走人別回來了。”早年斯坦利·庫布里克(Stanley Kubrick)拍攝電影《殺手》時,開機的第一天就與好萊塢的資深攝影師發生了沖突——攝影師沒有按照庫布里克的意愿使用鏡頭,在交涉無果后庫布里克低聲但堅定地這樣說到。

Stanley Kubrick in 2001: A Space Odyssey (1968) 圖片來源:IMDb
作為拍攝制作了《2001:太空漫游》、《發條橙》、《閃靈》、《大開眼戒》等多部電影的電影奇才,庫布里克的拍攝手法令人大開眼界,他對于未來的前衛表達形式,充滿哲學化的主題和荒誕的藝術手法,形成了他在電影創作上獨一無二的藝術風格。今年是庫布里克逝世20周年,在回顧他電影創作上的成就時不難發現,早年的攝影生涯對這位曠世導演所產生的深遠影響,可以說庫布里克的攝影作品和他早期的電影有著直接的聯系。

斯坦利·庫布里克(Stanley Kubrick) 圖片來源:IMDb
庫布里克1928年在美國紐約出生。作為醫生的父親,不光在庫布里克12歲時開始教授他國際象棋,使他成為了一名象棋高手,還在13歲時送了他一部照相機,帶他走進了鏡頭下的世界,就連庫布里克的家里都設有一間專門用于沖印照片的暗房。

Stanley Kubrick in A Clockwork Orange (1971) 圖片來源:IMDb
庫布里克的學習成績一直不是很好,但從高中時他就開始擔任校報的攝影記者,常帶著父親送給他的那部相機到處轉悠。17歲時的庫布里克雖然模樣還只是個靦腆、內向又不合群的高中生,但他的紀錄片風格照片卻嶄露頭角。

貝茨·馮·弗森伯格(Betsy von Furstenberg)和朋友們,《貴族少女去上班》(The Debutante Who Went to Work)1950. 圖片來源:紐約市博物館/斯坦利·庫布里克電影檔案館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紐約人,庫布里克的攝影作品大部分都是展現紐約的生活、紐約的名人、紐約的日常故事,在他的鏡頭里有正在街邊休息的擦鞋童,有在自助洗衣店里等候的人們,有游樂園里親密的情侶,也有正聚在一起聊天的名媛貴婦們。除此之外,也能看到影星蒙哥馬利·克里夫特(Montgomery Clift)、菲·艾莫森(Faye Emerson)又或者是樂隊指揮蓋伊·隆巴多(Guy Lombardo),在庫布里克的快門聲中當時紐約各個階層的社會風貌都被記錄了下來。

《擦鞋童》(Shoeshine Boy),1947. 圖片來源:紐約市博物館/斯坦利·庫布里克電影檔案館
畢業那年,他把自己的攝影作品賣給紐約的《展望》(Look)雜志社,開始在這個雜志社做兼職,并在紐約市立學院(CCNY)的夜校進修。1946年,庫布里克正式加入《展望》雜志社擔任新聞攝影記者。

《游樂園之樂:走進帕里塞茲公園》(Fun at an Amusement Park: LOOK Visits Palisades Park),1947. 圖片來源:紐約市博物館/斯坦利·庫布里克電影檔案館
《展望》雜志社的同事們當時都視他為神童,大家非常喜歡庫布里克。1948年《展望》雜志刊登了一個有關哥倫比亞大學的專題,報道中的所有照片都是由庫布里克拍攝的,在那篇文章的開頭,編者對庫布里克做了個簡短的介紹。而在這段介紹中可以了解到,當時雜志社的所有資深攝影師都在向他傳授經驗,幫助他變得更專業,鼓勵他走向成熟。“這群經驗豐富的攝影記者護著這個十七八歲的孩子,推動他的職業道路走向騰飛。”

《蓋伊·隆巴多》(Guy Lombardo),1949. 圖片來源:紐約市博物館/斯坦利·庫布里克電影檔案館
在《展望》雜志社工作的五年中,庫布里克貢獻了13000余張照片,雖然其中有許多都由于題材和內容的特殊性而未能在雜志中刊登,但數量如此龐大的照片彰顯出了庫布里克極具敘事性與社會敏感度的特點。他研究著拍攝對象,研究人,研究如何通過靜態照片來捕捉人物的內心情感和心理狀態,研究如何構圖和使用燈光,以及如何使用相機去框景,賦予畫面更強烈的情感沖擊,而這些技巧從他的攝影作品一直延續到了他之后的電影之中。

《紐約市地鐵上的生活與愛情》(Life and Love on the New York City Subway),1947. 圖片來源:紐約市博物館/斯坦利·庫布里克電影檔案館
在此期間庫布里克還進行過一個名為 “紐約地鐵上的生活與愛情” 的拍攝任務,這些照片結合了抓拍和擺拍,在作品中他試圖展現出紐約地鐵的樣貌,看完演出后回家路上在地鐵上睡著的乘客,正在擁抱的戀人等等,庫布里克的風格其實在他的這些早期拍攝中就已經形成了,而這種風格也一直延續到了1950年。

《公園長椅:愛無處不在》(Park Benches: Love is Everywhere),1946. 圖片來源:紐約市博物館/斯坦利·庫布里克電影檔案館
當時庫布里克還拍了好幾個有關拳擊手的專題。一次是拍洛奇·馬奇亞諾(Rocky Marciano),一次是拍沃爾特·卡迪爾(Walter Cartier),而后者成了他首部電影短片《拳賽之日》的主角,拍攝這部短片時,庫布里克還在《展望》雜志工作。在此之后他便辭職開啟了電影制作的事業。

Kirk Douglas and Stanley Kubrick in Paths of Glory (1957) 圖片來源:IMDb
1953年的影片《恐懼和欲望》是庫柏利克首部電影長片。電影講述了在一個虛構的戰斗中,一小隊士兵在敵后被困的故事。這部電影雖然獲得好評,但在商業方面卻并未取得成功。之后庫布里克被視為業余水平導演而被解職,這使他十分沮喪,所以當他成名之后,他并不允許電影院公開放映這部影片。

Stanley Kubrick directing "Dr. Strangelove," Columbia 1963. 圖片來源:IMDb
在此之后庫布里克開始嘗試改編亨弗萊·考伯(Humphrey Cobb)的小說《光榮之路》,這部作品為他帶來了商業和藝術上的雙豐收,它的巨大成功奠定了庫布里克作為一個極具潛力導演的地位。評論界贊揚了影片里戰斗場面不加修飾的真實感和庫布里克對于鏡頭的運用技巧。其中有一個道格拉斯獨自穿過戰壕的場景,運用了完整的,毫無破綻的逆向拉伸的鏡頭,成為電影課堂上被引用的經典案例。

Stanley Kubrick and Sue Lyon in Lolita (1962) 圖片來源: IMDb

Stanley Kubrick and Peter Sellers in 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 (1964) 圖片來源:IMDb
1962年,庫布里克去英國拍攝電影《洛莉塔》,并在那里定居下來直到去世。再之后的一部電影拍攝于1964年,是邪典電影(cult film)的經典作品《奇愛博士》(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改編自小說《紅色警報》,把看似神圣的政治較量藐視為僅有兒童智力水平的爭斗,電影《奇愛博士》預示了六十年代末文化傳統的變革,并體現了新生的反主流文化的巨大成功。影片獲得四項奧斯卡獎提名,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并獲得紐約影評人協會的最佳導演獎。

Stanley Kubrick in Barry Lyndon (1975). 圖片來源: IMDb
而后庫布里克在花了五年時間籌備之后,終于在1968年拍攝影片《2001:太空漫游》。這是庫布里克與科幻小說作家亞瑟·查理斯·克拉克爵士(Sir Arthur Charles Clarke)共同完成的劇本創作。劇本根據克拉克的科幻小說《哨兵》改編。

Stanley Kubrick in 2001: A Space Odyssey (1968) 圖片來源:IMDb
法國哲學家吉爾·德勒茲(Gilles Louis René Deleuze)在他的電影理論著作《時間-影像》中曾這樣論述:影片中的關鍵物件——黑石,代表著三種不同大腦的階段性狀態:動物、人類和機器。探討了人在其進化發展的歷史中,于茫茫的宇宙中尋找自己的位置而不得,最后終結于漂泊和毀滅的宏大話題。影片中,人類在宇宙空間中的旅行本質上就是對大腦和思想狀態的一種探索。

Stanley Kubrick and William Sylvester in 2001: A Space Odyssey (1968) 圖片來源:IMDb

One point perspective corridor at the entrance to the exhibition. Image by Ed Reeve. 圖片來源: 倫敦設計博物館
對《2001:太空漫游》的解讀由于電影的廣泛傳播而流行起來,盡管電影拍攝于1968年,但在今天仍能看到由它所引發的爭論。當有評論家問庫布里克這部電影的意義時,庫布里克是這樣回答的,“這是我不愿討論的話題,因為這是很主觀的,而且會在觀眾中傳播開來。從這種意義上說,這部電影可以是觀眾自己所認為的任何東西。如果它攪動了觀眾的情緒,滲透了他們的意識;如果它刺激了,哪怕是剛剛開始刺激觀眾宗教般的、虔誠的向往,并且推動這種情緒,那么它就成功了。”

Stanley Kubrick and Keir Dullea in 2001: A Space Odyssey (1968) 圖片來源:IMDb

Kubrick used the newly invented Garrett Brown Steadicam to glide through the halls of The Shining hotel. The Shining, directed by Stanley Kubrick ? 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Inc. rs. 圖片來自: 倫敦設計博物館
再之后1971年的《發條橙》,1975年的《巴里·林登》,1980年的《閃靈》,1987年的《全金屬外殼》都成為了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1999年庫布里克在完成最后一部作品《大開眼戒》的四天之后去世。

BNC Mitchell camera with the Zeiss lens developed for NASA. Used to film Barry Lyndon by candlelight. Image by Ed Reeve. 圖片來自: 倫敦設計博物館

Jack's typewriter from The Shining, original prop. Image by Ed Reeve. 圖片來源:倫敦設計博物館

Costume of Alex from A Clockwork Orange. Image by Ed Reeve. 圖片來自: 倫敦設計博物館
為紀念庫布里克逝世20周年,在倫敦設計博物館剛剛結束的史上最大規模庫布里克回顧展“Stanley Kubrick: The Exhibition”上,展出了近近700件展品,包括原始影片、錄音、照片、道具、服裝、手稿、文件、模型等,從制作文件、道具、布景設計、故事板到平面海報,極為細致地呈現了庫布里克的電影世界,全面展示了他四十多年的職業生涯,并探索影片背后的設計故事。
關于庫布里克,還流傳著這樣一句話: 在電影神殿的最高處,在上帝的位置下面,坐著庫布里克。
- E N D -
閱讀原文
關鍵詞 >> 庫布里,電影,攝影
特別聲明
本文為自媒體、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相關推薦

評論(6)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内蒙古时时口诀秘籍